<span id="rkaj1"><ruby id="rkaj1"></ruby></span>
<bdo id="rkaj1"></bdo>
    <track id="rkaj1"><div id="rkaj1"><address id="rkaj1"></address></div></track>
      <menuitem id="rkaj1"><dfn id="rkaj1"></dfn></menuitem>
    1. 馬斌:關于物型課程建設的再思考
      發布者:edkadmin 瀏覽次數:158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于身體哲學的身體學習?

        “物型課程”這一概念自2013年誕生以來已成為基礎教育的一個熱詞,得到越來越多的校長、教師和學生的關注,各地涌現出了一批物型課程實施的典型。面向未來,基于身體哲學的身體學習,是物型課程走向教育哲學的深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物型課程:傳承文化經典的美學實踐

        物型課程是指以兒童能力素質發展為目標,以知識和見識的物態造型為載體,以人與物的在場互動為教學形態的綜合課程,是傳承優秀文化思想、回歸認知原點、實施立德樹人、建設美麗校園的時代創新和教育表達。一句話,即以物化人、以人化物。世界是物質的,萬物于人皆工具,人因工具而主宰世界,這成為物型課程的起點。從頂層架構來看,物型課程基于傳統文化,圍繞哲學根基、目標追求、建設達成、學習樣態等關鍵要素,從天、地、人、學的角度來考慮展開。
        物型課程的基本建設內容包括:一是地表文化,追求天人合一的學習情境,強調自然景象、隨地而學;二是空間文化,構建知行合一的識見維度,強調包羅萬象、隨時而學;三是學科文化,創新手腦合一的智慧教學,強調學科成象、隨事而學;四是格物文化,煉成物我合一的精神品質,強調觀物取象、隨人而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體哲學:古今中外共通的哲學思想

        身體哲學源于中外傳統的哲學思想。
        從身與心的關系來分析,西方古代身體哲學有這樣的形成過程:一是身心對立。從柏拉圖到基督教,基本是貶身褒心,突出精神至上。柏拉圖說,真正的知識只有從純潔的靈魂認知才能達到,而身體是靈魂通向知識的重大阻礙。二是身心獨立。到了笛卡爾,他認為,身與心不是對立的,是各自獨立的,身是廣義的,心是思維的,心靈更高。三是身心結合。到了尼采,他認為,心靈本質上是身體的工具,一切活動從身體出發。
        中國古代身體哲學中,身與心關系是圍繞身展開的。一是先秦挺身,強調身體本體,身外無物,心外無物,基本精神是即身而道在。二是宋明身退,宋明理學立天理滅人欲,強調餓死事小,失節事大。三是明清身歸,王陽明是宋明心學集大成者,又是明清后身體哲學的開先河者,強調身心不二,“無心則無身,無身則無心”。
        中國身體哲學呈現以下特點:一是以身為本,二是家身同旨,三是家國同旨,四是人物一家。世界為放大身體的成員,萬物代表各種成員,所以有各種“家”的產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體學習:著力全人發展的人學探索

        第一,關于身體哲學視域下的身體學習。
        基于身體哲學的身體學習突出了身體的全部意義:
        一是肉之身,不虧其體、不辱之身。古之敬身的體貌之敬、養生之敬、存亡之敬,正是今之教育的要求,體貌之敬承繼為禮儀教育;養生之敬承繼為生活教育;存亡之敬承繼為生命教育。
        二是動之身,體之于身,以身體之。古之“身體”即“力行”,正是當下強調的實踐教育、體驗教育。
        三是國之身,家是小國,國是大家。家之本在國,國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。將個人與國家聯系在一起,這正是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。
        四是天之身,人生雖小,安和天地。天地萬物乃自然世界,是整個天地之間的靈氣。
        身體哲學主要圍繞身和心關系展開,強調身心合一、思在合一、世界合一、天地合一、人物合一、中外合一、古今合一,在身體學習上,更突出了“學習”的身心合一、思在合一的重要特征。

        第二,關于身體學習的全人發展思想。
        一是身體的整體性。強調身與心的共生,人類身體的存在以完整的人為本來學習,以身體的完整來學習,身體跟心的完整來學習,這是學習的目的。如,學生內心都是努力向上的,但在課堂的認知中“心”與“在身”可能不一致,通過教師的引導,身心又合一了;如一直不懂,就要掉隊,會使“心”“身”落差、分離。所以學習的核心就是要幫助學生解決“身”與“心”不協調的問題。
        二是身體的在場性。強調一定要把人放在一定的環境中去學習。日本一位科學家說,一個人從幼年時通過接觸探索大自然,萌生出最初的、天真的探究興趣和欲望,這是非常重要的科學啟蒙教育。芬蘭教育改革強調實際場景的主題教學,充分證明了學習在場、思在合一的重要性,是身心平衡的調適。
        三是身體的創造性。在特定的時空中,身體迸發出各種出乎意料的生成與創造。比如運動員在足球、乒乓球等比賽的瞬間爆發,就是人們常說的超常發揮。

        第三,物型課程成為身體學習的道場。
        身體學習在于身體思維,身體在場就是思維在場,而這個場就是物型課程。把課程和學習結合起來,教材就是劇本,學生就是主角,教室就是劇場。
        把課程寫在校園的每一個地方,
        把能力素養體現在每一個環節,
        把學校建成一系列身體學習景點組成的教育旅游勝地。
        物型課程托起身體學習,從物體到人體,從物象到意象,從肉身到心靈,這就是“山就是山、山不是山、山還是山、我就是山”的“身心合一、物我合一、思在合一”的物型課程與身體學習的共同升華。
        本文轉載自“江蘇教育報”微信公眾號
        原文刊登于2019年11月20日《江蘇教育報》
        作者:馬斌(作者系江蘇省教育廳教師工作處處長)
      强奷绝色年轻女教师中文字幕
      <span id="rkaj1"><ruby id="rkaj1"></ruby></span>
      <bdo id="rkaj1"></bdo>
      <track id="rkaj1"><div id="rkaj1"><address id="rkaj1"></address></div></track>
        <menuitem id="rkaj1"><dfn id="rkaj1"></dfn></menuitem>